英超

冯鑫带来的这场暴风终究还是吹乱了他的骄傲放纵

2020-11-20 09:5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冯鑫带来的这场暴风 终究还是吹乱了他的骄傲放纵 锐评:冯鑫和暴风的命运紧紧相连,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企业和企业家的人生轨迹因为共同的目标重合,这是商战游戏的规则,每个人都要遵守,冯鑫亦如此。文/ 周慧娴冯鑫喜欢把责任扛在肩上,把过失留给自己。这次他真的只能怪自己。昨日晚间,暴风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今晨,暴风帝国进一步沦陷,暴风集团股价开盘跌停,每股报价报5.67元,总市值在短短3天的时间蒸发2亿元。而和3年前相比,暴风集团的股价更是下跌了20倍左右。▲从7月26日到7月29日,暴风市值整整蒸发2亿元掌舵人冯鑫被捕的消息让该集团再一次陷入了汪洋大海呼啸的风暴之中。在熟悉冯鑫的人眼中,他傲岸不群,不爱说漂亮话,宁可顶撞他人也要骄傲地捍卫心中的正义。万万没有想到,冯鑫的这次被捕很有可能与融资行贿有关。造梦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冯鑫的被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与光大资本对MPS(MP&Silva Holdings S.A.)展开的收购,而急功近利的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值得一提的是,双方在共同操作收购MPS时,光大资本方该项目负责人便是项通,而此人已经因涉嫌收受贿赂,目前已被公安机关批捕。项通的被捕似乎印证了冯鑫行贿的罪名,一向为人正直的冯鑫为何会将底线抛之脑后?或许,对暴风庞大体系的憧憬让他迷失了自我。为完善暴风生态,2016年冯鑫想通过收购MPS,进军体育内容产业。冯鑫收购MPS的心情很急切,为此,暴风集团和光大资本联合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2.6亿元撬动52亿元。然而,冯鑫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急于求成的他并没有发觉此次收购其实就是一个陷阱。2018年,MPS总部所在地英国伦敦高等法院做出裁决,判定MPS必须以资抵债偿还法网660万美元版权费,MPS进入实质性破产。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MPS公司被宣布破产。并购项目失败,投资方却未能成功退出。光大证券和招商银行为此承受了数十亿元的损失。这是暴风帝国溃败的开始,对成功的欲望,让原本颇为耿直的冯鑫,忘记了履行自己的承诺。在今年5月,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声称该集团以及冯鑫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了约7.5亿元人民币的损失,要求他们履行自己所承诺的义务。正是此次纵身一跃,为今日的黯然埋下了祸端。溃败2014年,快播创始人王欣因平台涉嫌传播淫秽色情被抓,彼时的冯鑫却即将登上人生的巅峰。殊不知,同在视频播放行业的冯鑫会在5年后迎来与王欣相同的命运。就在2015年3月,冯鑫和他的暴风才迎来了生命中的高光时刻: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随后,暴风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商业奇迹,其股票持续暴涨,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2015年5月末,暴风股价达到327.01元,涨了44倍,被称为“妖股”。商场瞬息万变,冯鑫害怕错失机会,他想要趁胜追击,不甘心暴风仅仅是一个播放器。同年,暴风集团宣称将布局商业生态圈,今后,暴风将不只是一个单一的视频播放器,还将布局互联网视频、VR、智能家庭娱乐、直播、影视文化、互联网游戏和O2O等。也就是说,暴风将同时应对多条赛道,替冯鑫编织“DT大娱乐战略”的美梦,而MPS也是冯鑫描绘蓝图的一条笔触。▲DT大娱乐战略,也彰显了冯鑫的野心不过,收购MPS并没有给集团起一个好头,收购失败,给了当时顺风顺水的暴风集团一记响雷,劈断了桅杆,紧接着一直潜伏在暴风身边的暗礁,让这条巨轮逐渐沉落。梦魇其实,在被公安机关逮捕之前,冯鑫便麻烦缠身,而暴风集团早已疲于奔波。为了搭建庞大的暴风帝国,冯鑫四处筹集资金,成立了多个PE并购基金,而基金由于设有优先级劣后级,其担保方式往往与冯鑫个人股权有关。2018年,暴风集团宣告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对冯鑫名下暴风集团327.12万股票进行司法冻结。而中信资本正是冯鑫千辛万苦地为暴风帝国VR部门魔镜拉来的“财主”,最终两者的不欢而散昭示着暴风帝国庞大的生态体系已经开始崩塌,暴风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维护庞大的触角。日常运营的资金并非源自集团内部,而是借来的,更糟糕的是暴风所铺设的庞大体系并没有走上正轨。冯鑫本想怀揣着蓝图,一路高歌、一路突飞猛进,却最终败给了现实。为了收割市场,暴风打起了价格战,甚至不惜亏损售卖产品。2015年,暴风TV40吋的电视机定价为999元,每台的亏损额在300—400元之间。祸不单行,暴风影音的净利润也开始下滑。2015年,该业务的净利润高达1.73亿元,而一年后,这一数字就变为了5281万。今年5月,暴风TV被曝拖欠员工半年工资,多名员工在深圳湾软件园拉横幅维权。2016年,VR在热闹之后遭遇了寒冬,由于技术的不成熟,风口一过,整个行业孤鸿遍野。暴风的VR部门魔镜也不例外。彼时,整个暴风帝国摇摇欲坠,暴风集团2016年以及2017年的负债金额已经超过了公司的流动资产。2018年全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11.27亿元,同比下滑41.15%;亏损则高达10.9亿元。2018年7月6日,暴风控股股东冯鑫所持部分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系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对冯鑫名下暴风集团327万股进行司法冻结。2019年6月16日,暴风集团与北京品众互动网络营销技术有限公司就网络服务合同纠纷告一段落,法院将“查封、扣押、冻结被告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财产,限额人民币3 80万元。2019年7月17日,腾讯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暴风集团名下价值人民币2340万元的财产,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裁定后予以冻结。一方面入不敷出,一方面债台高筑。暴风被各方力量撕扯,根本没有力量偿还债主。半个贾跃亭纵观暴风集团的发展史,其庞大的生态模式和乐视极为相似,对于冯鑫这次被捕,也有人笑称他是步了“老师”贾跃亭的后尘。不过,贾跃亭更机敏,已经“跑路”到美国,继续做着造车梦。而冯鑫的悲剧在于,他梦想的泡沫膨胀得很大,却被人及时戳破,掉落神坛。冯鑫曾在参加节目时评价贾跃亭控制不了过高欲望,继而造成了乐视的困境。讽刺的是,冯鑫自己似乎也并没有把控自身的欲望,最终,他也走向了为暴风庞大的体系四处奔走、募集资金的道路。和贾跃亭相同,冯鑫也为了自己的帝国大梦付出了代价,他透支了集团和他个人的信誉度,亲手摧毁了一家公司发展的根本:诚信。面对资本和债务压力,冯鑫选择了逃避,只是他的逃避没有被装饰得天花乱坠(贾跃亭走后还为乐视找到了“接盘侠”孙宏斌)。暴风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层出不穷,暴风集团更是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冯鑫本人也被限制消费。但,和贾跃亭不同的是,冯鑫更有担当。面对暴风集团的接连失利,冯鑫曾做过一次深度检讨。他坦言,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的时间,由于没有经验、能力差而错失良机,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而暴风上市后把债权的钱当股权的钱用,使得每一笔融资发生后都要对它的最终结果负责更是将集团推向了深渊。冯鑫最后坦言,暴风目前的败局不怨别人,只怨自己。他坦言:“我不怪团队,不怪A股的环境,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99.999%还是要怪自己。”不知冯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到底有几分凄惨,有几分感慨。而过往绝不是云烟,不会轻易消散。现在,他需要为自己的失误付出代价了。关于本文作者:周慧娴来源:锐公司(ID:shangjiezz)版权: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原创平台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锐公司”是《商界》杂志旗下重点打造的优质内容平台。致力于记录时代企业、传播经营智慧、探究商业本质、透视商界人生。你憧憬中的成功在这里将演绎得千滋百味。BUSINESS《商界》杂志编辑部出品公司报道 | 品牌传播 | 投稿合作请添加微信  gaigaiorsky  商 务 合 作 18680896255 新闻推荐一孔之见 汽车人还要过一段苦日子数据显示,1-6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13.2万台和1232.3万台,产销量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13.7%和12.4%,这是本月初,中国汽车行业协...娄底治疗白斑病费用
娄底治疗白斑病费用
泸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泸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