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至尊透视眼 1010第590章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2020-01-17 22:4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1010第590章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苏哲不认识这两个人,陈帛书却与他们熟得很。

神之索魂手辛普森,血之轩辕杜鲁。

很多人都以为血之轩辕是一个团队,事实上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可能有时候他不叫杜鲁,叫陈鲁或者杜陈都有可能。

名字不重要,血之轩辕这个代号却是让很多听过的人没有第二次机会去听。

年前就听小汀提过这两个人的名字,苏哲没想到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博士,要是婚礼上见血,你说是触犯霉头还是喜庆呢?”苏哲问道。

陈帛书没回答,这完全要看辛普森和杜鲁等下会做什么。如果他们对苏哲出手,他保持袖手旁观。他与苏哲之间并没有多少关系,顶多是雇主与目标的关系。

假如苏哲死了,就算一亿他分不到,起码不用接生意。

况且,他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有家室的人。

当然,陈帛书相信辛普森和杜鲁哪怕联手,都未必是苏哲的对手。然而他们真打起来,必定会见血。新婚燕尔,陈帛书不想见血,特别是不想让任小玫见血。

“他们要是来喝喜酒,我没有意见。现在我是挺穷的,这杯酒如果他们要喝,砸锅卖铁我都要请。反之,这个就交由你处理。不管他们是死是活,与我生活无关。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都差不多要金盘洗手了。”

嘴上是这样说,但真正要金洗手的话还早着。

陈帛书拉着任小玫退出去,后者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还沉醉在刚刚完成的婚礼上。连她都没想到,昨晚半夜认识的人,发生关系第二天就答应与他结婚。

尽管没有三媒六聘,没有婚纱,但他们真的就结婚了。这种感觉连她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真正发生,又是喜欢的。

抬起头看着陈帛书脸上严肃的表情,可是在他转过头来与自己目光对视上,冷漠的眼神瞬间像融化的冰雪那般温柔。

“有些事情我无法跟你解释,即使你问都未必有答案。但我答应你,可以跟你说的,绝对不会瞒你。”

任小玫点点头:“你想说的时候我会听,涉及到你不想说的,我不会问――等有机会,我也会将我的故事跟你说,包括――”

“这些并不重要。”陈帛书打断她的话,“我要的是未来,以前那些事,不管你做过什么,我都不在意。”

辛普森和杜鲁来到面前,看了一眼任小玫说道:“没想到居然是你先结婚,还以为你会是最后一个。”

陈帛书说道:“世事难料。遇到过很多人,总有一个会让你有结婚的冲动。”顿了下,陈帛书继续说道,“跟你们介绍一下,我妻子任小玫,普通人家的女孩子。”

辛普森将肩上扛着的吉它盒放下,从身上掏出一攻子弹。

苏哲眉头皱了下,做好出手的准备。

“不用紧张。”辛普森说道,“大喜日子不适合做其他事。博士你应该知道我身上只有这个东西,这是送给弟妹的礼物。虽然是一颗子弹,却是金子打造的。”

任小玫犹豫着,不知道该接不接。看着陈帛书,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今天事情一切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突然昨晚的客人求婚,接着结婚,现在又来两个这样的人。

看穿着并没有任何怪异,两个吉它盒,会让人以为他们是搞音乐的。

任小玫可不笨,她总觉得此刻的气氛很怪异,一些危险像是立刻就会发生。辛普森手中那颗子弹,看起来与平时见到的装饰品无异,可是用金子打造的子弹,她是第一次见到。

陈帛书冲着任小玫点点头,示意她接过来。辛普森身上连钱都没,但金子一大堆。就他此刻,身上至少有五十颗以上用金子打造的子弹。

这些昂贵的子弹,每一颗都代表着一条命。

“不知道你今天结婚,金子我身上没有。在国外喝喜酒不需要给礼金,国内的话不能掉这个习俗。”杜鲁在身上摸了下,掏出一沓美金。不知道有多少,他也懒得去数。

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旁边有一本书,随手拿起来。这本书是刚才苏哲用来临时当《圣经》用的。杜鲁翻了两夜,将里面的彩图撕下来将那一沓美金包好递过去说道:“昨晚花了不少,现在身上就剩这么点了。你将就下,等你回大学,我再封一箱子过去。”

杜鲁的话说得很随意,旁边那些修车人员却愣住。一箱子美金,那得多少钱。陈帛书接过来将钱交给任小玫,彩图上面正好露出一个女人的两只大肉球,后面是芳草萋萋的鹦鹉洲。

任小玫看着上面的图片,有一点尴尬。反倒是几个男人,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既然是你的新婚日子,我们等下还有点事,这杯喜酒先留着,回去后再喝个不醉方休。”

不知情的人以为这是他们几个人友情深厚,而知道他们身份的人,肯定是不相信杀手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情份。

看到辛普森和杜鲁准备走,苏哲叫住他们。

“苏先生可有事?”辛普森问道。

“事情肯定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谈一下。”

“可我们急着去办事。”

苏哲淡声道:“不差那么点时间。”

辛普森手放在吉它盒上,一旁的杜鲁对他摇摇头。“苏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事情要谈,你应该明白我们此行来的目的。”

苏哲笑了笑:“这个和我们等会要谈的事情并不矛盾。本来我想找博士的,但他今天结婚了。他这种人,一旦结婚了就非常顾家。新婚燕尔,晚上还有洞房花烛夜,接下来又是蜜月期,没必要打扰他。”

杜鲁问道:“那你觉得我们之间能够谈得成?”

苏哲轻笑下:“现在由不得你们作主。”看见辛普森手将吉它盒打开,苏哲提醒道,“你试着手指再挪半毫米,我会让你见不到等下的太阳。我说到做到。”

空气一下子就凝结起来,陈帛书牵着任小玫往里面退几步。

苏哲脸上保持着同样的笑容,至于另外两个从他们出现,脸上就是严肃的表情,从未笑过。

辛普森冷冷道:“就算你能够赢得了狼王,但我从未觉得比他差,我就不信这个邪!”

辛普森手动了,可是下一秒他就停下来,因为他不敢再乱动,苏哲已经在他前面,刀尖抵住胸口处。

杜鲁心里大骇,他一直盯着苏哲,怕他突然出手,可是他的速度太快,连他都快跟不上。仿佛相差一夜,苏哲的实力就出现大飞跃。

苏哲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道:“你是继续不信,还是不想看到等下的太阳?”

辛普森掌心冒着冷汗,他总算清楚自己与狼王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少了。狼王能够与苏哲打成平手,或许当时一战狼王占优,要不是圣母和刃牙等人阻挡,在苏哲受伤之际,狼王就取了他的性命。

辛普森一直不可承认狼王的实力比他强,认为他不过是成名得早,这些年来在外面卖命的都是他的部下,狼王根本就没怎么出手。

现在他知道,即使狼王不出去,想要控制部下不反叛,并不仅仅是靠早年成名就可以的。

沉默半晌,辛普森手中的吉它盒放到地上说道:“不管你准备谈多久,只要你没谈完,我们就不离开。”

苏哲将袖子上的军刀收回去,拍拍辛普森的肩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嘛要有觉悟,活着怎么也比逞一时之气要好。”

“你说得很有道理。幸好你不是博士,听你说大道理,没有任何违和感,换成博士就不行。”

苏哲微微一笑:“其实那时候我想当老师的,当个高中老师或者大学老师。你想一下,现在的高中女学生,一个个发育得很不错。看着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蕾慢慢绽放,这种感觉很美妙。大学女学生更美妙,因为时不时可以找她们探讨一下人生真谛,告诉他们外面世界有很多坏人的。”

辛普森叹道:“幸好你没当老师,不然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女学生愿意和你探讨人生真谛,顺便上完生理课。”

苏哲同样叹道:“是的,我也这样认为。可惜呀――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当初以为这些话只是骗小孩子的就不相信,没想到古人的话向来是有道理的。”

“是的。你们华夏人的古训向来很有用,要是我多学一点,刚才一定不会去开箱子。”

“我们古人有一句话说,吃一垫,长一智。所以我知道你下次一定不会这样做了。”

辛普森点点头:“打死都不会那样做了,只有傻子才会那样做,而我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傻子。”

商丘市长征人民医院怎么样
交城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湖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云南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温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