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葛兰素史克的“葫芦药”

2019-12-04 11:2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分析,造成目前药企贿赂案多发的原因主要是处罚过轻,未触及企业根本利益。

对于葛兰素史克中国爆出的案情细节,一位曾在中国担任过药企高管的人士表示,听起来像是许多在华运营的医药企业都会采取的 常见 做法。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分析,造成目前药企贿赂案多发的原因主要是处罚过轻,未触及企业根本利益。

不到半个月,中国警方以极其高效的突击巡查方式向外界呈现出一条外企医药公司的商业贿赂利益链。

6月27日,葛兰素史克(GSK)中国公司4位高管被警方带走调查,英国籍的GSK中国业务首席执行官在调查宣布之后离开了中国。

7月11日,公安部对此案给出了官方定性。这家位列世界五百强,业内第七位的英国最大药企,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 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形式,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

7月15日,经新华社报道,GSK中国众高管向医生官员行贿、通过旅行社套现、接受性贿赂、黑金推高药价等问题被曝光。

同日,GSK发布致歉声明,这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制药巨头表示,已冻结了与腐败指控相关的20多家旅行社的所有联系并展开内部调查,该公司称涉嫌行为 令人羞愧 。

但对于GSK中国爆出的案情细节,一位曾在中国担任过药企高管的人士表示,听起来像是许多在华运营的医药企业都会采取的 常见 做法。

据中国商务部最新资料,在全国药品行业,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约7.72亿元人民币,约占全国医药行业全年税收的16%。

贿赂利益链

实际上,在上述事件爆发两周前,《华尔街日报》曾报道,因被匿名举报,GSK正在调查在华销售人员的行贿行为。这篇报道称,据举报人指控,2004至2010年,GSK在华销售人员大范围贿赂医生,让后者开具涉及GSK产品的药方,某些情况下所开的药甚至被用于非获批病症。

该报道显示,相关举报信在今年1月以电子邮件形式被发送至该公司的董事会、高管和合规部门的管理人士。

对此消息,GSK中国方面随后在书面声明中称,在过去的4个月中,GSK已经使用了大量资源,对匿名投诉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在中国的业务有腐败或贿赂行为。

但短短半个月时间,此事就上演了大逆转。

中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高峰近日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葛兰素史克自2007年以来通过旅行社转移资金高达人民币 0亿元,最早的交易发生在2007年。

而从负责此案的长沙警方披露的消息看,真正使GSK中国引起警方关注的并不是该公司内部的匿名举报,而是源自一家上海的旅行社。

这家2006年成立的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年营业额从成立之初的几百万元飙升至案发前的数亿元。令人诧异的是,高盈利额并非来自旅游业务。

这种异常的经营活动,在今年上半年被发现,公安部根据线索开始部署涉案地公安机关开展调查,最终发现GSK中国及其关联企业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

在掌握确凿证据后,公安部明确指示长沙、上海、郑州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6月28日、7月10日两次开展集中抓捕,对GSK中国的部分高管和多家旅行社的部分从业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新华社记者调查获悉,除上海临江旅行社之外,GSK中国还与多家旅行社保持 合作 。

2009年至今,临江旅行社承接了GSK中国多个部门各项会议、培训项目后,通过各种方式返给GSK中国部分高管的金额达2000余万元。这些钱一部分进了高管的 腰包 ,另一部分向下逐级分流,流到各级销售乃至最基层的医药代表手中,成为GSK中国向相关部门、单位行贿的资金来源。

负责侦破此案的湖南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五大队大队长朱耀红,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GSK中国行贿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有关的政府部门和官员,特别是与药品监管有关的这些部门,每一级的政府和相关部门都有他们行贿的影子;第二,是与医药和医疗有关的一些医经费、研究费以及相关的方面;第三,医院和医生,也就是医药审批销售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商业贿赂的行为。

同时,涉案的旅行社既要帮助GSK中国公司进行行贿,另一方面,为了维护自己与GSK中国公司稳定的合作关系,也在向GSK中国公司高管行贿。

高利益PK高贿赂

实际上,GSK在其他国家也曾有不良记录:曾在美国、新西兰、意大利因商业贿赂等违法行为被处以重罚;2012年7月,GSK公司同意向美国司法部支付 0亿美元罚金,用于为不当营销抗抑郁药物以及未能提供糖尿病药物文迪雅安全数据等相关指控达成和解。

GSK目前是在华规模最大的跨国制药企业之一,投资总额超过5亿美元。涉及处方药、疫苗和消费保健品三大业务领域,为患者提供几十种预防和治疗药物。

现被立案调查的GSK中国副总裁兼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GSK在华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药品销售。

据他所述,运营费用在药价中占的比重有20%至 0%,成本仅 0元的药,最终卖到患者手里能达到 00元,患者将成为最终的买单者。

2008年开始,GSK调整了全球战略,将中国作为公司未来的战略重点,其擅长的疫苗和处方药等领域作为重点,加大对中国市场的销售力度。

GSK最新披露的201 年一季度财报显示,201 年一季度全球处方药和疫苗销售下滑2%,其中美国市场下降6%、欧洲市场下降 %,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和亚太区则平均增长8%。

全球市场整体下滑的过程中,中国区已经连续多年增速超20%。

据联合早报报道,开普勒资本市场基于中国以往类似案件的审理结果预测,如果罪名成立,GSK为了结此案所需支付的罚金可能在500万至1000万美元之间。

开普勒资本市场分析师表示,GSK所需支付的罚金可能只相当于其中国销售收入的九牛一毛,此事或许不会对该公司产生实质性影响。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对于受贿行为的监管法律不比国外宽松,但具体到事实层面有时却形同虚设,致使中国医药行业贿赂行为极为普遍。

于明德分析,造成目前药企贿赂案多发的原因主要是处罚过轻,未触及企业根本利益。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
运城泌尿医院电话
东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四川市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惠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