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藏锋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亡龙之相

2020-01-16 20:52: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藏锋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亡龙之相

“那...那是什么...?”徐寒咽下了一口唾沫,神色骇然的问道。

崔庭在隆州扣下邱尽平与江之臣二位国柱,加上随行的四十万大军,这摆明了是要与大夏朝廷撕破脸面,他既然选择了拥兵自重,又有所依仗,以隆州一州之地结成龙相,虽然困难,但远未到绝无可能的地步。

可这龙相素来便有黄极而青,青极而红,红极而紫的说法,徐寒从未见过,更为听说过这黑色龙相。

况且无论是之前的宇文洛亦或是如今的李榆林,亦无论他们龙相强弱,这蕴含天下气运之相所表露出来的都是无上威严之态,而这黑色龙相周身却密布着一道道让徐寒极为不适的阴森与暴戾之感。

听闻此问的鬼菩提亦沉下了自己的目光,她盯着远处的那头黑龙,眸子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似乎缅怀,又似乎憎恶。

“从腐烂尸骸中生出的蛆虫。”

“自万丈深渊里爬出的恶鬼。”

“加上一些逆天而行的妄念。”

“便成就它...”

“死而复生的鬼龙...”

“其名谓之大楚!”

大楚?!!

听闻这二字的徐寒脸色陡然一变,他不可思议的看向身旁的鬼菩提,欲言又止。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大楚。”鬼菩提却似乎早已洞穿了徐寒的心思,她苦涩的笑了笑,紫色眸子中忽的失了平日里的光彩,变得暗淡了几分。

徐寒在那时忽的记了起来,方子鱼的生母似乎与眼前这位紫眸少女便是宗亲,他也曾听方子鱼提起过,因为一些当年与宁竹芒的矛盾,方子鱼是随母姓的...而眼前的鬼菩提这么说来,其真名亦是姓方...

再然后,宇文洛曾经与他看过的那本记载前朝大楚以龙蛇双生之法强行延续国运的记载里也曾提及过,大楚的国姓亦是方...

而鬼菩提身为森罗殿十殿阎罗之一,修为几何暂且不论,但地位超然徐寒却是看得真切,那么如此说来如今被森罗殿控制的隆州,出现了亡楚的龙相,那是不是便可以说明森罗殿的背后便是楚朝遗民?或者说,森罗殿本身便是这楚朝遗民为复国而建的?

念及此处的徐寒只觉脑仁一阵发疼,而一股寒意也随即自他的脚踝升起,转瞬便涌遍了他的全身。

从一开始暗里与祝贤合作,随后渗透隆州,甚至还有可能在徐寒不曾去过的陈国也有他们势力尚且未有浮出水面,再到想尽办法制造半妖,这一切的一切如今看来似乎都是在为搅乱局势,同时制造强大的战力而做准备。

每一步它都走的有条不紊,每一次落子它都层层算计,如今终于浮出水面,徐寒不敢想象的是这森罗殿的背后究竟还隐藏着如何大的能量。

“无论是你眼前的大夏,还是陈周二国,森罗殿都早已布满了足以颠覆王朝的力量,这已经不是你能想象的东西,螳臂当车,勇则勇矣,却也蠢到极致,你是个聪明人...”鬼菩提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她却并未说完,便被徐寒破天荒的打断。

“师娘能为徐寒做到这样的地步,徐寒着实感激。”徐寒沉着声音由衷言道,这番话的确并非场面话,如今他与鬼菩提的立场已然不同,可对方依然不远万里前来相劝,这份情谊,徐寒牢牢记在了心头。“但徐寒此次恐怕得忤逆二师娘了...”

“为什么?”鬼菩提脸色一变,端是又气又怒,“难不成你也要学墨尘子那个混蛋跟我扯什么苍生大义的虎皮吗?”

听闻此言的徐寒苦笑着摇了摇头:“二师娘说笑了,徐寒哪有师伯那般胸襟,徐寒只是在森罗殿待过些时日,想来是再也过不惯被森罗殿压着的日子...”

“那你便逃啊,路上的一切我都为你打点好了,你收拾好东西,你也好,你的小娘子也好都可以一并带走。”鬼菩提不解的问道。

“可二师娘不也说了,那是亡楚的冤魂,他们想要的是天下,我能逃到何处呢?”

“那你留下来又有什么用,你这仙人不到的修为在那南宫小妮子的面前逞逞威风也就罢了,难不成你以为还能挡下这大楚鬼龙之相的步伐?”鬼菩提说到这里,语调顿时高亢了几分,显然是对于徐寒的逻辑既不解,又焦急。

听闻此问的徐寒,眸中的光芒忽的深邃了起来。

他想起了大黄城上那位在星空下与他畅谈的白须老将。

于是,他忽的笑了起来,他言道:“一位长辈曾经与我说过,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好命也好,歹命也罢,终究要把自己的命死死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算是活过。”

“森罗殿想要一统天下,我又不愿做他的臣民,那我便只能以命相搏,怎样都好过远远看着别人与它厮杀,怀着惴惴不安等待结果来得强吧?”

大抵未有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的鬼菩提不免在那时一愣,她怔怔的看了徐寒好一会光景之后,忽的叹了口气。

“亡龙不可现世,可你知道为什么大楚的龙相能够逆天而行吗?”

“因为他们和牙奇山上的那位仙人做了一笔交易,嗯,就是那个杀了混蛋墨尘子的仙人...”

“他为他们欺了天道,使亡龙得以重见天日,而他们则需要为他杀一个人,嗯,你就是那个人...”

“我若是猜得没错的话,横皇城破城之日,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取你的性命。”

“即使如此,你还要留下来吗?”

这一次,轮到徐寒一愣了。

他虽然一开始便对那位牙奇山上的无上真人并不抱有好感,但却是从未想过对方花去这么大的代价所为的竟然是杀他?

不过如今这些对于徐寒也算得上是家常便饭,他很快便回过了神来,言道:“那若是如此徐寒便更不能走了。”

“这又是为何?”

“因为想杀我的人太多了,从长安到大黄城,逃了太久,我逃得累了,不想再逃了。”徐寒语调平静的回应道。

“你!”鬼菩提大抵是从未见过如徐寒这般油盐不进之人,她气得跺了跺脚,眯起的眸子忽的涌出了凶光。“留下也是死,既然如此,倒不如死在我的手上。”

鬼菩提说罢,一掌便豁然拍出,重重的打在了徐寒的胸口。

徐寒的身子一顿,只觉体内的剑意被鬼菩提这一掌所彻底封死,他的身子便在那时自万丈高空之上,飞速下坠。

这大抵也算得上是肉身境修士的软肋,即使到了不灭境,也无法凭肉身飞行,徐寒每次对战之中所依仗的却是天狩境的修为给他带来的飞行便利,而此刻鬼菩提这一掌却封死了他的修为,他竟是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断坠向地面。

要知道这足足万丈高空,若是摔倒了地上,即使是不灭境的肉身恐怕最后也免不了被摔成一滩烂泥。

这样的变故着实来得太过突然,徐寒没有一丁点的准备,眼看着自己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衣角甚至在这样的下坠中燃起了阵阵暗火。但徐寒的脸上却并未露出半分的惊恐之色,在就要触及到地面之时,他的脸上忽的露出凄然之色,朝着四周便大声言道:“二师娘,徐寒这便去了,未有来得及报师娘大恩,泉下必会负荆向师伯请罪!”

这话一落,耳畔便传来了一声冷哼。

随即一股力道便于徐寒的身后将之托住,得益于此让徐寒下坠的速度稍稍慢上了一些,但也仅仅是慢上了一些。

意识到这一点的徐寒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但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他的身子便狠狠的摔入地面。

于是那晏府的演武台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无数尘埃碎石飞出,惊得一旁正在练武的十九与苏慕安脸色一变,愣愣的在原地呆滞了半晌。

“还不来扶我。”直到那演武台中心的巨大凹坑中传出一道苏慕安熟悉的声音,小家伙方才醒悟过来。

“府主大人!”苏慕安高呼一声赶忙快步来到了凹坑前,却见那凹坑的正中徐寒正神情狼狈镶嵌入其中。苏慕安也来不及去希望自家府主大人为何会从天而降,他赶忙上前将徐寒的身子从那凹坑中拉扯出来,嘴里关切的问道:“府主大人,你没事吧?”

“哇塞,你这是什么功夫,好厉害的样子。”一旁的小十九也凑了上来,双眸冒着小星星,一脸好奇的问道。

徐寒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鬼菩提所为只是一时气结,却不想自己这位二师娘却有这幅孩子性情,就是不忍心杀徐寒,可也得寻些办法让他难堪,最后她虽然托住了徐寒,但却并未让他平稳着陆,反倒将徐寒的速度控制在一个不足以伤他性命,却又能让他吃尽苦头的样子。

念及此处的徐寒,嘴角的笑意愈发的苦涩,他倒并未真的因此而对鬼菩提生出半分的不满,毕竟她做的一切说到底也是为了徐寒。

于是徐寒朝着四周大声言道:“谢二师娘不杀之恩!”

“臭小子,你给我记住,你的命是墨尘子那老混蛋的命换来的!”

“给姑奶奶好好活着!”

“你若是死了,我定把你的尸首挖出来,喂给路边的野狗!”

鬼菩提的声音在数息之后从四面八方传来,却终是未有再现身。

徐寒听着那极为“恶毒”的忠告,嘴角却于那时慢慢扬起,他朗声回应道。

“小徐子遵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m.

苏州市吴中人民医院
成都市双流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男科医院
济南哪家男科医院好
乌鲁木齐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