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法家高徒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破解两仪

2020-01-16 20:2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家高徒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破解两仪

“什么!”

“他要做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人眼睛圆睁,嘴巴大张,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在刚才,正在闭目沉思的司徒刑,竟然突然起身,并且纵身一跃。

“这!”

“这!”

“这怎么可能?”

“回来!”

“危险!”

“疯了!”

“这是疯了!”

“现在大阵中的能量好似风暴一般,别说是人,就算是精铁也能被撕碎!”

“他这样进去,是在求死!”

看着好似呆愣一般,没有任何防护直冲两仪大阵的司徒刑,不论是白袍武圣,还是牛头武圣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惊恐,下意识的想要阻拦。

两仪大阵的威力,他们是见识过的。。。

就连武圣,也能重创。

司徒刑这般没有防护,直冲大阵,在他们看来,和取死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白袍武圣刚抬起的脚,动作竟然诡异的停住,眼睛中也浮现出几分狠辣。。。

既然司徒刑想要取死,那就随他去吧。

司徒刑的实力,一直以来,都让他非常的忌惮。

在场的武圣当中,他的实力是最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论是黑袍,还是牛头等人,都是以他马首是瞻。

但是,司徒刑的出现,改变了这种格局。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满,这种情绪在不知不觉中积累。。。

他的潜意识中,早已经将司徒刑当做对手,而非同伴。

也正是这样,他的动作才诡异的一停顿。。。

少一个人参与其中,也许未必不是好事!

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迟疑,司徒刑的身体已经好似枯木一般跌落大阵之中。。。

牛头武圣看着自己的手掌,以及跌落大阵之中,身体平摊,气息收敛,好似婴儿一般柔软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纠结,还有一丝悔恨。

刚才白袍武圣迟疑了,他何尝不是。。。

如果不是私心作祟,按照他的速度,定然会拉住司徒刑。。。

跌落阵法当中,好似浮萍,在能量的冲击下,不停的跌宕起伏的司徒刑,慢慢睁开双眼。。。。

看着大阵外面,脸色各异的众人,他的嘴角不由的上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几分冷笑。

真是利令智昏。

众人的心思虽然隐晦,但是却瞒不过他。。。

真是欲壑难填。。。

自己岂能无缘无故的跳入大阵之中?

如果是精诚合作,司徒刑还会考虑分享自己收获,既然这样,那么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没有任何负担的拿走传承。。。

想到这里,司徒刑诡异的看了一眼牛头武圣,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双臂抱胸,腿部弯曲蜷缩,好似母体中的婴儿,汹涌的能量涌来,司徒刑也不反抗,任凭他们推动,好似漂流一般,在大阵中跌宕起伏。

轰!

司徒刑的身体好似浮萍一般被高高的抛起,然后重重的跌落。无数的能量飞溅,形成好似浪花一般的形状。。。

轰!

司徒刑的身体,好似布娃娃一般被抛起,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就算他肉身强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口角之处,更有金色的血液溢出。

“这是!”

“这是!”

白袍武圣等人有些震惊的看着好似浮萍一般,不停被抛起,不停被重击的司徒刑。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司徒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他们看来,司徒刑这种做法,和取死,没有什么区别。。。

“公子!”

看着好似稻草人一般,被大阵甩来甩去,嘴角明显有着血痕的司徒刑,哈林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不由自主的轻声呼唤道。

司徒刑看了一眼满脸担心的哈林,已经虎视眈眈的白袍武圣等人,不由的长笑一声,胸腔腹腔共鸣,豪气万千,一字一顿,气势惊人的大声朗诵道:

“他强任他强!”

“明月照大江!”

“他横任他横!”

“清风拂山岗!”

“这!”

“这!”

“这!”

听着司徒刑好似若有所指的话,不论是白袍武圣,还是其他人都沉默了。

这个五字绝句,在后世地球,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九阳真经》的梵文总纲,也是九阳真经的精华所在。。。

当然,这也是两仪大阵的破解之法!

只有顺从,不反抗,才能借助两仪的运转规律,进入墓道。

这种方法,也只有冠军侯才能想出来,真是匪夷所思,让人大跌眼镜!

司徒刑刚开始也没有想到这点,幸亏他本来就体悟了阴阳拳劲。通过的复杂的演算,这才抓住一点灵感,并且恰巧看过《九阳真经》总纲,这才体悟出这几句话。。。

但是在大乾,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出处,更不要其中蕴含的深意。

在他们看来,这五言绝句虽然押韵,但是却略显粗糙。

不论用字,还是对仗,都是瑕疵。。。

好似初通文墨之人的手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句话却又气势惊人,好似蕴含什么真理大道。

正是这种特殊的矛盾,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眉头紧皱。眼睛不停的闪烁。。。

不知应该如何处置!

就在众人眉头紧皱,满脸茫然,想要尽快破解司徒刑所留之言时。

两仪大阵再次发生变化,在跌宕起伏数次之后,司徒刑的身体竟然好似浮木一般,被能量推动,向着墓道内部飘去。。。

“这是!”

“这是!”

看着速度越来越快,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的司徒刑,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收缩,有些震惊,又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

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大阵之中竟然会发生这种变化。

“他强任他强!”

“他横任他横!”

“原来这才是公子想要表达的意思!”

看着快速消失的司徒刑,哈林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处于对司徒刑的信任,他也是纵身一跃。

“这!”

“这!”

“这!”

看着好似游鱼一般落入大阵当中,任凭阴阳力量转换,不停击打的哈林,众人的目光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迟疑。

他们虽然心中多少也有一些体悟,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像哈林那般相信司徒刑。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迟疑。他们才踟蹰不前。。。

临夏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三门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南阳妇科专科医院
镇江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